传说典故 >>

翰林神主牌和蔡宰相白纸扇

副标题:翰林神主牌和蔡宰相白纸扇   文章来源:__   责任编辑:loffy
  编辑 

上传时间:2016/1/27 11:19:17

潮州市潮安县凤塘镇的鹤陇乡,在清朝康熙年间,出了一个太子太傅和翰林院吉士,名叫苏彤绍。人称苏翰林。鹤陇苏氏宗祠的大门对联就是他亲拟的,然而,他死后供在宗祠的神主牌,却总是被族人抛落溪里任由漂流。每年开龛祭祖时,主事人总要派人四处寻找,有时要等祭祀过后才能找到。原来,他在生时,鹤陇村人仗着大乡大姓,又有人做大官,常常欺凌毗邻的小村。有一年游神时,又与相邻的洪巷村械斗起来。鹤陇乡虽有几个人受伤,但却打死了洪巷村十多人。当时恰好苏翰林告假在家,他看到这惨状,心里又悲又气。

     洪巷人把官司告到潮州府衙。知府专门拜访了苏翰林,请他出主意。他说:“一切听由父母官发落。”府太爷听后,知道苏翰林并不偏袒自己乡亲,甚是感激,结案时,就重判了鹤陇乡:立令每年拘捕十八名壮丁流放充军。这一来,鹤陇人就骂苏翰林是“苏氏叛徒”,是“老鼠咬破袋;”直至他死后,还拿他的神主牌出气。

     若干年后的一天,鹤陇农民苏仲显,日头下山时从田里回家,遇到一个青年在路口转来转去,便上前搭问,才知他是福建漳浦人,从京城回乡探亲,顺便到潮州一游,途经这里迷了路。仲景便招呼他到家留宿,叫儿子到自己池塘捕鱼请他。不多久,孙子跑来问:“公公,爸爸捕无小鱼,只有一条十多斤的大鳙鱼,爸爸说这鱼是专留来拜伯爷公的,他问怎么办?”仲显说:“管他拜什么?再大的鱼也要抱来请客。”就这样把大鱼抓来做菜,蒸的、炒的、炖的、焖的、煎的搞得非常丰盛,以贵宾之礼招待了客人。隔天,客人临走前,赠给主人一把纸折扇,说:“这是我叔叔的东西,上面有他的亲笔题词,以后若有急难的事,可以带扇去找他。”苏仲显高兴地把礼物收下了。

     又过了几年,恰好鹤陇乡十八名流放壮丁中,有苏仲显孙子的份儿。全家人闻讯,急得团团转,悲痛欲绝,哭声顿足声响成一片。作为家主,仲显还是冷静的,他突然想起蔡公子当年赠扇的事,立即带了扇子上潮州找府太爷。府太爷一见此扇,知是当朝宰相蔡新的赠物,忙问仲显有什么事。仲显把壮丁充军的事对知府说了,请他重断。知府说这案是前任所结,上司所批的,要翻案并非易事,提出愿派人护送他上京面见蔡新求助。仲显喜出望外,立即动身上京。

     苏仲显来到京城,见到了蔡相爷。蔡相爷听了缘由后觉得此判太重了,于是问道:“鹤陇附近有什么山名、地名、名胜古迹,人风俗。”苏仲显回答说:“青毛山、九归岭、万里桥……”蔡相爷听后,即时写了数字,急急面谏皇上。皇上早就知道这件案件的情况,当他看到“须日行万里”时即同意此疏,并予以赞扬:恶劣乡党,严惩不贷,蔡卿所议,甚合我意,忠心可鉴。蔡相爷把圣喻讲给苏仲显听,再写了一封信,要他带给潮州知府。

苏仲显回潮州后,把书扎呈上。府太爷拆开一看,只见蔡新这写着:“皇上口谕——广东大和都鹤陇每年流放役犯,须日行万里,宿过青毛,不死者则可随他便。”知府见是皇上口谕,且是宰相亲笔书写,有字为据,便可发落了。自此以后,鹤陇每年的十八名壮丁,披枷带锁,由官兵押解,乡中父老悲壮送行,经过离乡几里路远的万里桥,倒转过来由另一条小路来到了青毛山,再在山上露宿一夜,天亮了就刑满释放了。自此,鹤陇乡人才得以安居乐业。

【该故事流传于潮汕地区,又以鹤陇乡为详。本文早已集入《凤塘闻见录》,作者:苏锡林,载入《潮州蔡氏》一书时由蔡纪昭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,根据鹤陇乡亲友口述予以整理、修改、扩充。】

0
0
0
浏览量:466  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+
最 新 动 态 ↓
无标题文档
 
  • 页面手机端

        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联系站长  |  友情链接  |  版权申明 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